文物修復人才奇缺 青島只有一個人能修陶瓷

2010-12-21 11:22作者: 未知作者

評論0

在與考古研究所的老杜考古勘探完畢后,我們還走進老杜的文物修復室,見證出土陶器的修復過程。老杜說,出土的陶器文物是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日常生活的主要用具,“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各類歷史遺址、文物修復保護工作中,陶器文物標本數量最大、種類最多。”

古代陶器在墓葬內外遭遇到的損壞 、侵蝕等破壞千差萬別,情況非常復雜。所以,工作人員在修復保護流程中需要運用清洗、拼對粘接、修補缺損等各種手段,要不斷與陶片、石膏、膩子、膠等材料打交道,老杜笑稱自己更像一個“泥瓦匠”。

A 陶器完整的少,得從上萬碎片中分類

在修復室的工作臺上,擺放著一個拼接了一半的三足罐狀器物以及相同顏色的碎陶片。“這個器物叫甗(yan,三聲),是今年8月李滄區古城頂遺址出土的。”老杜介紹,“這個器物原來是下面三足,中間細腰,再往上口部寬敞,古時候放上水在火上烤,在口部放食物熟得快,很像咱們現在的蒸鍋。”

據老杜介紹,包括這件甗在內的所有要修復的陶器,都是從上萬片中分類出來的,這是一個很復雜很細致的過程,“像甗這樣的陶器出土時完整的很少,碎片少則幾十塊,多的可能一百多片。像工作臺上這些陶器,都是一個遺址出來的,當時有一萬多片,就需要把碎片分類出來,拼接修復。”老杜說。

陶片出土后經過簡單的表層處理,他們就要通過顏色、致密程度、弦紋等特征進行分類。“這個甗是紅色的,所以就很形象地叫做‘袈裟紅陶’。”老杜說。因為有些陶器在制作和燒制過程不一樣,致密程度也不一樣,“你看這個甗顆粒就很大,當時制作得很粗糙,并且加入了大量沙粒;旁邊的灰陶就很細密,一看就不是一個器物上的。”

B 像做拼圖,大件要粗獷小件要柔和

分門別類之后,就要進入更復雜的拼接階段了。對于這個階段,老杜表示,說是修復其實更像做拼圖,“這一片片歸整得比較齊全的陶片,是不是像拼圖的片?雖然沒那么整齊,但原理一樣。”老杜說。

對于立體的陶器,也像平面的拼圖一樣,要先從頂或底開始。老杜說,“先找出明顯的頂口或底座部分拼出來。然后對殘片仔細組合,按對接的位置依次排放,最后涂膠固定。”從頭尾修起,最后連接中間,這不僅能先將器物大概形狀呈現在腦海中,也方便分辨已修復好的部分。

老杜還說,大件要粗獷著修,而小件則要柔和。“較大的陶瓷器物,當年燒制比較‘粗暴’,用粗獷方式修復效果好。而細小器物一定要將斷裂面嚴絲合縫地連到一起,還要小心不變形。”老杜說,有時修起大件器物來,同事說他就像去打仗一樣,有股用力特別大的感覺。

拼接完成之后,還要從內部把縫隙內填充上石膏,讓陶瓷器物固定成型。“盡量減少露出表面的石膏,這樣看著漂亮。”老杜說,最后是繪圖、拍照、寫修復報告等結尾工作。

C 陶瓷碎片多有殘損,需要“反模”補齊

出土的陶瓷碎片,不一定一片不少地完整呈現器物,往往會出現丟失狀況,而根據殘損情況嚴重程度,有的還要通過“反模”的方式補齊。老杜說,絕大部分陶瓷器都是左右對稱的,“反模”辦法比較科學可行。

“反模”方法有兩種,第一種較為復雜,有三道工序。首先,用質地非常細膩的黃泥土固定形狀,做成外面模子的形狀;再與文物另一半對接,隨后在表層封蠟形成蠟模;清理掉蠟模內部的黃泥土后,就可以灌入石膏;再待石膏凝固,就與原本殘損不全的器物形成一個整體了。

“這個器物的‘耳朵’也就是咱們俗稱的把手,就缺失了一半。因為形狀獨特,中間還有個孔,就只能采用‘反模’的方法,讓兩邊對稱好看。”說著,老杜領著記者來到庫房,記者看到四周架子上堆滿了修復好的陶瓷器,好多都是由石膏補齊的。

“這個碗殘缺了約1/3,碗的構造并不復雜,可采用較容易的‘反模’方式。”老杜說,另外一種“反模”方式則主要用橡皮泥或軟陶,捏在器物現存的部分外表,再將捏制的部分補齊暫缺,自然形成一個完整的模具。“首先要找個支架將器物反著固定,然后用橡皮泥或軟陶一點點捏制,形成一個模子,再仔細將原器物與模子連接,最后把石膏均勻涂抹在內部。”

老杜說,第二種辦法節省了封蠟、制作蠟模的工序,對于構造簡單的陶瓷器物十分實用。

文物修復工作者

文物修復人才奇缺

無論是我們平日接觸最多的書畫、陶瓷器修復,還是鮮為人知的青銅器、漆木器修復,青島市目前掌握此類技術的人員相當稀有。采訪過程中,專門負責修復的工作人員不斷向記者反映,“少人”、“缺人”情況很嚴重。

“全青島市只有一人能修陶瓷器,全青島市只有一人學過青銅器修復,這種境地多讓我們文物工作者尷尬和無奈啊!”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林玉海所長,曾和記者談起青島市文物修復的現狀時感嘆,“僅此一人”,也是從外地文物保護機構或者上級省所調來,完全不是青島市自己培養的人才。“無論出于什么原因,青島市缺少這方面人才是個事實。”

“北京、上海,還有西安等西北地區,都有著大批文物修復的人才,特別優秀的文物修復工作者,也都從這些地方走出來。”市博物館的崔薇薇老師曾向記者提及,學習這項功課的人本就不多,從事本行的人更是慎之又慎,像自己這樣特意奔赴上海跟恩師學習的,絕對是少數。另外,曾經學習過青銅器修復,也是青島市目前唯一一位掌握此項技術的張海燕老師也曾表示,“青銅器修復要真想在青島大規模展開,我覺得一定要請我的同學、也是目前青銅器修復方面的專家過來坐鎮才好,這樣才能在他們的指導下,讓我擱置多年的技術熟練起來。”

除了人才稀缺,工具缺乏也是原因之一。“建一個最普通的青銅器修復室,至少需要10萬元打底。而國際上領先的設備,少說就100萬元。這筆資金又到哪里出呢?”張海燕老師道出了自己的困惑。

友薦云推薦

推薦新聞

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
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?
服務電話:400-813-9977
五分赛车走势